利物浦创造了英超的最早夺冠和最晚夺冠

关于这支球队,我们已经聊过太多次,关于幸运、奇迹、激情和等待。几十年的守候,曼联让利物浦等来了芬威体育投资人亨利,体育总监爱德华兹,一批默契的球员,以及克洛普和他从各处招募的顶级团队。利物浦夺冠的幕后也值得我们品味。

利物浦的净投入比起曼市双雄少了很多,主要是俱乐部的球员运作水平高。爱德华兹卖掉本特克能赚回2700万英镑,将索兰克送给伯恩茅斯还能收入1900万镑,这样的例子在近几年至少出现过七八次,利物浦既能清理冗员,又帮助其他的英超队伍补充实力。

拿到足够多的转会费后,利物浦买来爆炸式突破杀伤力十足的马内、能力均衡数据亮眼的维纳尔杜姆、红军后防基石范戴克和阿利松,除此之外还有张伯伦、萨拉赫、法比尼奥、罗伯逊……除了范戴克和阿利松,其他大部分引援在4000万上下,有的仅仅2000多万,而他们在利物浦发挥出的作用绝对物超所值。

实际上,利物浦队内没有所谓的超级巨星,大部分球员都是来到安菲尔德后达到了巅峰,这就不得不提利物浦世界一流的数据分析团队。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红军数据分析团队的精英,核心人员是国际顶尖大学的博士,而且他们并非专攻体育,多是学习理工科的高材生,就是这帮每天与数字生活在一起的人,把与球员相关的最准确的信息呈现在教练团队面前。

这是克洛普一贯要求,他对高科技极度喜欢,他执教过的三支球队都购置过许多先进科技装备辅助训练,而利物浦的投资人亨利,也是因为给自己的农产品买卖建立数学模型才赚到第一桶金。

不同于之前的管理,利物浦为球员匹配的团队人人都是精英,克洛普从拜仁挖来营养师莫娜·內墨尔和体能主管科迈尔,一边为每个球员制定健康详细的饮食计划,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annuofoods.com/,曼联一边对克洛普战术必备的球员耐力和持久性进行体能训练。每支顶级球队都会配有强大团队,只是利物浦的工作有了明显效果,而且每个组之间分工明确,互相支持信任。

克洛普的执教团队同样经历重组。2017年,理疗主管伦肖离职,2018年5月,与克洛普共事17年的布瓦奇脱离一线队工作,克洛普失去了自己的“大脑”。早在18年初,一线队教练团中的荷兰人来恩德斯回到家乡短暂执教后,重新回归利物浦。而随后布瓦奇的离开似乎与来恩德斯有很大关系,据德国记者霍尼格斯坦的描述,布瓦奇感觉到来恩德斯站在克洛普的身后,削弱了自己近20年的影响力,而另外有些证据表明与克洛普开朗性格形成鲜明对比的布瓦奇与一些球员之间存在分歧。

克洛普与布瓦奇分手的结果并不坏,二人的友谊继续,利物浦的战术革新也没有因此止步,来恩德斯胜任了战术方面的工作,通过训练让球员完全融入整个体系。他还很注重细节,比如给工作人员发短信,让他们告诉球童把球尽可能快扔到场内,对阵巴萨的欧冠半决赛中,球童果断把球送进场,阿诺德角球快发,帮助奥里吉攻入第四个进球。来恩德斯今年只有37岁,这位克洛普“迷弟”再吸收几年经验,或许又要出师了。

在克洛普的足球世界,整体、平衡、协作比什么都重要。他的团队也是一样,没有点石成金的本领,却能带来厚积薄发的惊喜。

五年的时间,利物浦成为没有冬歇期也能疯跑整个赛季的队伍;曾经囤积众多各自为战的进攻中场,忽视了防守硬度的阵容缺陷,已经被改造成“绝对”融洽一致的团伙;那时安菲尔德缺少拥有话语权的领袖,现在焕发第二春的亨德森是人人都爱的队长;克洛普非常重视球迷的作用,在他的带领下,利物浦的主场氛围愈发浓烈……

很多时候,我们只看到利物浦的表象。这里的球员一直在超越极限,比想象中的自己跑得更多、跳得更高,比别人更加默契,比对手更能创造机会,球员个人有明显的进步。我们说这是克洛普的功劳,他改变了利物浦,他的确做到了,但还有一个重要的回馈是这家俱乐部提供了适合克洛普放肆发展的基础,也许他在曼城、在拜仁,在以前错失他的俱乐部都不具备这样的土壤。

利物浦这些年不缺少冠军头衔,他们缺少的是英超冠军,是自己最想要的。恰好是这个最早也是最晚的冠军,在这样特殊的一年拿到了。就像经历了生活的折磨,然后继续努力前进的人生,有些戏剧性,充满不确定性,却依然有归属感,这大概是利物浦的魅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