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德勒被喷“特权天王”回应非事实 德约力挺史上最佳理应获优待

北京时间11月14日,2018年的ATP年终总决赛正火热进行,37岁的瑞士天王费德勒无疑志在冲击个人第7座总冠军奖杯,从而去达成生涯第100座ATP单打冠军的里程碑。只是费德勒在总决赛小组赛前两战仅取得1胜1负战绩,他想要从小组出线依然存在危险。偏偏,在如此阶段费德勒还陷入场外的争议风波,即已退役的法国球员贝内特乌炮轰费德勒享有种种“特权”。对此,费德勒已经明确否认对他的指责并非事实,并且还表示媒体的报道存在断章取义的可能性。

贝内特乌对于费德勒的炮轰无疑集中在瑞士天王享有“特权”,尤其是费德勒在澳网赛事当中获得优待,要求夜场比赛从而躲过日场的酷热环境。根据权威媒体ESPN的报道,费德勒在结束总决赛小组赛第二战后,他在接受采访时回应了如今外界对于他的指责。费德勒首先表态他并不太想在总决赛期间谈论此事,毕竟如此赛事属于网球的年终盛典,对于他也是一个赛季的终点,他喜欢参加如此赛事。

至于对费德勒予以炮轰的法国球员贝内特乌,费德勒则是表示,“那个电台采访节目已经是一周之前的事情,贝内特乌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从青少年时代就已经认识他,因此我觉得这篇报道很可能断章取义,我认为我没必要对此发表评论,我宁愿如此时间到此为止,而不是让媒体可以有什么新内容继续去写。”

当然,费德勒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还是正面回应了他享受“特权”的问题,费德勒明确予以否认,并且表示,“我有时会被问到,你是愿意在周一还是周二打比赛,有时他们也会问我,你想在日场还是夜场打比赛。有时会问我本人,有时会问我的经纪人,曼联你也知道这其中存在各种因素因素,比如在亚洲赛季打比赛时,他们希望我能打夜场。”

费德勒也进一步表态,“有时我们会给出自己的看法,但今年美网我说我想周一打比赛,结果我被安排在周二夜场,这都没有任何问题。在我20年的职业生涯当中,这都是很常见的现象,有时候我得到帮助,有时候并没有。”

费德勒以如此事例来回应反驳,他在赛事当中受到优待的抨击。实则,明星球员即便是受到优待,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毕竟顶级职业联赛主体依然是以球星为主,而观众买票大抵是冲着明星球员而去。据统计,在今年美网费德勒爆冷出局止步16强后,下一轮的票价大幅下跌,且跌幅高达75%之巨,因而不难看出费德勒是绝对的票房保障。正如其余顶级职业联赛,诸如NBA会将联盟顶级的强队放在NBA圣诞日进行圣诞大战,并且也存在“明星哨”的潜规则,却也受到公众接受,概因球星才是让一项运动能够维持生命力的关键,因而费德勒遭遇如此指责并不公平。

对于费德勒遭遇的无端炮轰,塞尔维亚天王德约科维奇也是站出来声援费德勒,并且还表示,“我想作为6届澳网赛会冠军,或许还是网坛史上最佳球员,费德勒理应得到优待。如果他都没有得到优待,那么谁又配得上呢?大家都想在中央球场看他比赛,都想在夜场罗德拉沃中央球场看他的表演。我并没看到大家对此有强烈争议,我也能够理解贝内特乌的看法,但你要知道,费德勒是如此运动收入来源的核心驱动力,他参赛可以吸引更多关注目光,正是费德勒为网球运动所做一切努力,才能让包括贝内特乌在内,很多人会因此受益。

除此之外,澳网总监克雷格-泰利也站出来力挺费德勒,“就球员和他们的吸引力而言,费德勒毋庸置疑是千载难逢的球员,他是最具票房号召力的球员。通过调查显示费德勒在澳大利亚也是最受欢迎的球员。”当费德勒受到球迷的追捧与喜欢,在2018年的ATP颁奖盛典当中,费德勒已经连续16年获得最受球迷欢迎球员奖项。如此因素自然也会让赛事主办方以他为重点,从而让费德勒享受夜场待遇也就不足为奇,如此属于出于商业利益考量,符合经济学原理之事自然无法给费德勒安上享受“特权”的帽子。

至于费德勒创建的拉沃尔杯赛事,阻扰了戴维斯杯的改制,甚至贝内特乌还给出蒂亚福为了拉沃尔杯赛给出的优渥出场费,从而放弃ATP250赛事。细思实则也是站不住脚,毕竟拉沃尔杯固然是表演赛性质,并用没有积分,但同样也是获得邀请后可以自主选择参赛与否,决定权还是在球员本身,而非该球员会被强制参赛。至于球员选择参加出场费更具吸引力的拉沃尔杯赛,那也是无可厚非之事,毕竟球员打球也是为了赚钱生活。除此之外,还有关于费德勒阻扰ATP引入教练入场机制,更多还是ATP官方尚未有统一的计划与切实可行的方案,至于将罪名都安在费德勒头上也并不客观。

作为网坛绝对的超级巨星存在,37岁的费德勒依然保持着极佳的竞技状态,尤其是在今年澳网实现卫冕之后,他成功完成职业生涯第20座大满贯冠军加冕。如今费德勒又在朝职业生涯第100座ATP单打冠军的目标前进,也是他并不太愿意谈及此事,而是想要将更多精力放在比赛场上,毕竟费德勒目前1胜1负的战绩并不保险,甚至在末轮赢球情况下也还存在出局可能性,因而瑞士天王的精力还是会倾注于场内赛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annuofoods.com/,曼联